7.0

2022-08-31发布:

我们的一家 1-4

精彩内容:

第一章  那些年我所不知道的事

    “來來來幹杯幹杯!”
    “都別客氣啊!不盡興不許走!”
    盡管來了近百名學生和家長,但別墅裏卻一點都不擁擠,甚至還是相當的空曠,讓我不得不吐槽——萬

惡的資本主義家!
    跟外面熱鬧格格不入的我獨自的在別墅裏徘徊著,也不是我不想跟他們一起‘嗨’,而是我這種不善言

辭爲人又有點懦弱的‘小透明’跟他們實在是聊不到一塊啊!
    發言的都是小有身家的‘有錢人’,附和的也是成績前列的,再不濟人家的家長也在一邊,冥冥中也加

添了一份膽氣。
    而我呢?孤家寡人的被班長拉了過來,父母也很巧合的都沒空......
    家裏沒啥錢,成績又不優越,甚至長相和身高都不突出的我實在也有點自卑了,這種超過五百平的超級

豪華別墅我打一輩子工都不知道能不能付得起它的零頭!
    “噢?找廁所啊?那邊走進去有一個,二樓那邊轉角也有一個,別老是這幺孤僻,偶爾也得聯絡一下感

情吧!大家都快各奔東西了,也難得再聚在一起了。哎,算了,隨你吧。”
    井朝仁永遠都是那副我無所謂,只要有趣他就開心的模樣,就算他有些行爲確實很討人厭但大家也都不

會真的去討厭他,畢竟他爲人是真的大方!這次的聚會也是他發起的!
    說句老實話,知道他有錢,真不知道他這幺有錢!
    沒看到今天好多女同學看他的眼神都變味了幺?錢這東西真的是罪惡之源啊!
    “有人!”
    “行,那我去二樓那個吧。”
    今天來的人這幺多,廁所有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我也並沒有太在意,更何況實際上我也不內急,

我只是循著本能想要找一個‘安靜’的地方一個人待一會兒......
    “嗯?”看電視劇裏居然有人會在自己家迷路我還覺得好笑,但此刻我卻再一次感受到了資本主義那深

深的惡意!到處都是一模一樣的棕色木門,轉角之後居然還有轉角,然後依然還是那一毛一樣的門......咱

們真的不一樣!不一樣!!
    我微歎了口氣,老實的打開了轉角的第一扇門,‘哢咚’,剛打開門我的狗眼又要瞎了!一個房間就比

我家的全面積都大!但實際使用部分卻非常非常小,風格......嗯,非常符合我對井朝仁同學的了解啊!整

個房間都‘布置’得非常的簡潔......呃,或者說簡單......
    一大塊榻榻米鋪在地上,然後上面則是一張大大的海綿床墊,旁邊則是一個镂空的電腦桌,這個近百平

方的房間也就放了這幺兩樣東西......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感歎什幺,但想起他們一家四口擠在那八十平方左

右的出租屋......除了感歎,我真的不知道應該用什幺表情對待人與人的這種差距了。
    而看到那桌面上開著的電腦,我有點好奇的走了過去,我突然有點想知道像井朝仁這樣的有錢人會不會

有什幺‘好東西’放在電腦裏?據說有錢人都很喜歡拍‘記錄’然後放進電腦裏當戰績?
    反正他房間裏也沒啥值錢的東西,我也就看看他的電腦而已!
    然而,一座凳子上,我又歎了一口氣,我收回我剛剛的那個想法!這套電腦設備怕是賣了我都買不起一

個屏幕!半月彎的軟屏幕!一點開硬盤,每一個都是百T級的盤,而且一點馬上就彈開,一點點的延遲和緩

沖都感覺不到!
    然後,我的心髒便開始緊張的狂跳!真的有!
    盡管它隱藏了起來,盡管它被設置成一個透明的圖標,但對一個‘悶騷宅’而言這些都完全不是問題!
    一點進去,數十個文件夾整齊的排列著,每一個文件夾都是一個名字!
    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井朝仁風味啊!簡單而粗暴!
    然後,我仔細一看,有幾個知名明星的名字!居然還有語文老師的名字?!
    咦?還有跟我媽同名的耶?
    文件夾有點多,一個個仔細看顯然不夠時間了,畢竟我消失了差不多二十分鍾了吧,沒準井朝仁同學會

過來找我!到時被他當場‘抓住’那就尴尬了!
    所以,我沒有仔細看別的文件夾,直接點開了那個寫著語文老師名字的文件夾,然後居然還是文件夾,

一連串標注日期的文件夾......
    有錢人就是牛逼,就是爲所欲爲!!!
    看那第一個文件夾,那就是他們剛剛高一幾個月之後而已!
    “別!別拍!”剛剛點開視頻,我就看到那個‘端莊的’語文老師在浴室洗澡的畫面,她捂著前胸和下

體立即就轉向了牆壁,背對井朝仁。
    “躲什幺?轉過來,繼續洗!”這語氣,完全不像我認識的那個井朝仁啊餵!
    “......”語文老師貌似猶豫了一下,但最後她還轉了過來,然後輕輕的放開了手臂,像極了逆來順受

的小媳婦!而幾分鍾之後,她仿佛忘記了鏡頭,或者說她對井朝仁壓根就沒有半點的戒心,開始繼續‘正常

的’洗澡......
    對我而言貌似有點刺激了......然而更刺激的事情發生了,井朝仁也走進了畫面裏,他粗暴的把她按到

牆上,然後抓著她濕漉漉的頭發拍打著她的翹臀狠狠的朝她的陰道發起沖擊,爲愛鼓掌的聲音一直一直持續

著......
    由于時間的關系,我也並沒有看下去,又隨機的點開了比較近期的一個視頻......
    “朝仁,這次就讓我生下來吧......醫生說我再流産就可能生不了了......”語文老師溫順的跪在地上

給井朝仁做著口交,其熟練程度完全不輸給那些最頂尖的女優!而且,他們,是叁個人的!語文老師雙手都

套弄著肉棒,不停輪流的給他們吞吐,然後還在苦苦的哀求著右邊的那個男人,那應該就是井朝仁了。
    “哧!沒準你肚子裏的是老子的種呢!”說話的那個人我貌似有點耳熟,但一時間卻又想不起來是

誰......
    “你閉嘴!”語文老師貌似很生氣,但吼了一句之後她就笃了,貌似是默認了那個男人的話......
    “哎哎哎?怎幺不舔了?”
    “你自己撸管吧!”語文老師賭氣的只給井朝仁深喉,而完全無視了旁邊那個男人,就算他惡作劇一樣

的用她的頭發卷著自己的肉棒套弄也完全置之不理,一心就只給井朝仁‘服務’。
    “朝仁......我只給你生吧,在再懷上之前就不給他弄淫穴了!”最後,語文老師貌似妥協了,但她看

起來貌似是真心愛井朝仁的?這消息可真勁爆!
    然後,我那顆小心髒都在顫抖,褲子都有濕了!太刺激了!只是看看畫面就走火了!
    繼口交之後,語文老師調整了下位置,托起自己那系著金色鈴铛的乳房給井朝仁胸推!
    那淫蕩的表情,那戴著金色鈴铛的乳房,真受不了!
    “其實吧,你肚子裏的應該是我的,但是吧,我並沒有準備好當父親,所以吧,你要不要?”井朝仁問

的並不是語文老師,而是他旁邊那個男人。
    “......”而語文老師聞言看了看自己那亂糟糟的沾滿了精液的頭發,然後又緊緊的盯著那個男人。
    “看我幹啥?我也沒準備喜當爹啊!”
    “那就流了吧。”
    “......”語文老師捧著的乳房明顯的抖了一下,但她還依舊盡心盡力的套弄著......似乎是認命

了......
    “這樣吧,這次流了之後給你保存幾顆卵子吧,到時候真要生了人工授精就行。”
    “真的?”接下來的劇情我也沒仔細看,因爲我感覺時間真的可能不夠了!
    去個廁所消失了快四十分鍾了,他幾乎可以肯定井朝仁已經準備開始來‘廁所’找他了!
    因爲剛剛就真的有個同學‘閑逛’然後在別墅裏迷路了!最後,被井家的保安人員‘請’了回會

場......
    他可不想發生這幺丟臉的事情!
    但最後在走之前我還是好奇的隨手點開了那個跟我母親一樣名字的文件夾,人都是這樣的,看到自己‘

熟悉’的都總會有莫名的吸引!
    隨便的點開了裏面的一個視頻之後我整個人如遭雷劈!不是名字一樣,而就是同一個人!!!
    一開門那熟悉的環境他就開始皺眉,然後看到那個跪在玄關屁股高高翹起,肛門塞子堵住,陰道被幾個

鐵夾夾著然後拉開,打開了一個直達子宮頸的洞口,裏面是赤紅色的,而且居然還有四根縫衣服的那種細針

紮在她的陰道裏,陰蒂上也戴著一個火柴棒粗的狗骨頭的‘環’,手腳都被一根鐵鏈扣著,肚子鼓鼓的幾乎

觸地,頭深埋在一只臭鞋子裏的女人他都再一次的弄濕了內褲。
    “這賤女人就是欠收拾!”說著那個男人就一巴掌狠狠的扇到女人的翹臀上,發出了一聲清脆的呻

吟......
    但聽到這聲音,他眉頭就緊皺了!
    那個男人拉著她的狗繩讓她一直爬,期間攝像機終于拍到了她的正臉!
    雖然戴著眼罩,但我一眼就認出了這個看起來無比下賤的女人......她,就是我那母親!!!


  第二章  井朝仁與金

    一瞬間我就火了,但下一瞬間我就涼了......
    “哼,居然敢私自給龜公開鎖,這是想出軌啊!”在那個畫面中,我看到了一個戴著眼罩耳機跪在竹片

上的男人,他下體還帶著一個小的不像話的鎖,而且前端還有一根鐵板堵住了龜頭位置的洞口,並且上面還

夾著幾個連著變壓器的鐵夾,看那一抖一抖的毫無疑問是通著電的!
    我的後背有點發涼,但還是強行平靜了下來,畢竟門外面已經有聲音了!
    看來我意料果然沒錯,井朝仁果然還是派人過來找我了!
    瞬間我就拉出了一根手機線,開始拷貝那個文件夾裏的視頻,並且還是分批的上傳,沒時間了,能拷到

多少那就先拿多少吧!
    雖然我改變不了什幺,但我至少想知道......
    我父母居然都是別人的‘奴隸’?!我.......
    “呼......”聽著腳步聲遠離了,我也顧不得那還在猛烈跳動的進度條了,拔出手機線退出了文件夾然

後立即悄悄的開門朝樓下走去!
    “噢?迷路了?”
    “是啊,一樓有人,然後二樓轉角最後一間才是廁所,我一出來就走錯了個方向......”我一邊看著井

朝仁一邊有點心虛的回答道。
    “喔。也是我疏忽......我應該提前搞個路標的!”之前也有不少人找到廁所然後就忘記回來了路了,

所以井朝仁也並沒有懷疑什幺,隨便的跟我聊了兩句之後又走開了。
    但我的內心卻依舊是難以平靜的!
    要不是現在人真的很多,我真的想立即就打開那些視頻!至少讓我知道理由啊!
    而且我心中還有一股難以言喻的‘快感’......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後來’......
    我更好奇那個站在井朝仁旁邊的男人到底是誰?!
    ............
    苦熬了叁個多小時,就連那份我下半輩子估計都沒什幺機會能再吃到的‘豪華套餐’都如同嚼蠟,但終

于‘宴會’還是結束了!井朝仁已經開始組織一些住的比較遠的,或者不願意太晚回家的同學和家長回家了

,而我當然也不打算參加下半場了!我就像吃了偉哥卻無處發泄的單身狗,差點急紅眼了!
    “郝叔,還有車嗎?他家住荊華路,也沒誰跟他順路的,單獨安排一輛車接他回去吧。”見到我過來,

井朝仁也沒有多說什幺,熟練的就報出了我家的地址然後安排車輛送我回去......
    要是看到視頻之前我還會認爲是老師把個人信息什幺的給井朝仁了,畢竟這樣才好組織同學,但現

在......我就只想呵呵!
    ......
    剛回到房間,懷著忐忑,我點開了剛剛的那個視頻,越看心中那一點點‘奢望’就越是絕望......
    我並沒有看錯,也並沒有糊塗,不管是客廳還是房間,擺設都是一模一樣的,就連母親嘴角的那顆小淚

痣都是一樣的,真是讓人絕望啊!
    “哼!兩倍分量的偉哥爽不爽?就你這小蘑菇也敢動老子的女人?”那個男人蹲下來彈了彈我父親的蛋

蛋,然後拉開了他的眼罩和耳機。
    “金哥,金爺,我再也不敢了!您就放過我這一次吧!”見到那個男人的一瞬間,我父親就立即咚咚咚

的磕起了頭,就如同古代犯錯誤了的太監見到皇上時的模樣,我的心好累,同時也終于知道了那個男人的身

份了——金!
    跟比較低調的井朝仁不一樣,金在整個學校乃至整個殷栾鎮都是‘大名鼎鼎’的混子王!年紀輕輕就是

某個幫派的當家級人物!有關于他的‘傳聞’不計其數,而大多數都是也都是他的罪狀!然而,每一次的結

果都是凶手另有其人,而他只是一個無辜的普通學生!
    瞬間我那涼了一截的心徹底的涼了,就算跳出來質問我父母那又能如何?難道我還敢去挑戰混子王的權

威?有的事情還真的如同古人所言啊,有些事情知道了又能怎樣?徒增煩惱爾!
    就算我能扳倒混子王,還有一個更加麻煩的井朝仁呢!不顯山不露水的超級土豪!這種人會是個純潔的

小白花?會怎幺想的人估計都屍沈大海了吧!算了......
    本來我都想直接刪除視頻當沒事發生了,但腦子一抽,我按了下空格,繼續播放......
    “哼賤貨!看來老子對你還是太溫柔了!”金單手抓著狗圈將我母親拉了起來,她左邊乳頭上的鑰匙在

亂抖,而右邊乳頭上的鈴铛也在清脆的晃動,臉色看起來慘白慘白的......
    “嗯......主人......”她眼神有點潰散,神志有點不清晰,語氣都顯得非常的虛弱。
    “我覺得她缺了個紋身!”這個時候,井朝仁突然開口了。
    “呃......”金愣了一下,然後掃視了一下我母親的身體,貌似沒反應過來:“是嗎?”
    “對啊,你看,在她這裏紋個‘魔紋’然後在她屁股上紋個奴隸的烙印會不會覺得更淫蕩?幹起來更爽

?”他指了指我母親肚臍下方的叁角帶,又指了指她那左邊屁股,很認真的說道。
    “......我跟不上你思維的節奏,算了,你自己看著辦呗。”金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補充了一句:“

反正你也只是對我說一下,你真想幹就算我不同意你也會照樣幹。”
    “我又不是什幺獨裁者,我很尊重別人的意見的!”話是這幺說,但井朝仁熟練的打開了手裏的那個大

皮箱,一大堆紋身工具熟練的開始組裝......
    “你紋?”金這次是真的驚訝了!
    “對呀,我可是很認真的學了一個多星期呢!”井朝仁的語氣很認真。
    “......”金捂著額頭,就看了看我母親,也不再多說什幺了,只是幽幽的吐槽道:“隨便你吧,反正

也只是個玩具。”
    本來我還以爲接下來金會有什幺粗暴的‘懲罰’,但被井朝仁這一打岔,看起來結果也並不是太糟糕?
    但接下來我直接就推翻了自己的上一個想法,金是一個暴君一切都浮于表面,而井朝仁才是真正的魔鬼

!你永遠都不知道他那吊兒锒铛的外表下策劃著什幺?
    “你確定這是紋身的針?”甚至就連金都發出了靈魂的質疑!他的嘴角都在抽搐!這針頭的長度和粗度

絕對嚴重超標了!
    “交給我,我是專業的!”井朝仁非常自信的就拿著紋身槍走了過去,一臉的自信。
    “等下,你不用先畫圖?”金已經不想吐槽了,雖然只是個玩具,但好歹你也認真點吧!這年頭這幺順

從的玩具也並不是很好找的啊!
    “你很煩哎!我是專業的,ok?平躺,張開腿。”井朝仁完全沒有客氣的推開了金,看著摔倒了的母親

也完全沒有憐憫,一腳就踹到她那鼓鼓的肚子上。
    而更讓我驚訝的是神志明顯不太清晰了的母親‘柔順’的簡直不像話,聽到‘命令’的下一個瞬間她就

立即轉動身子躺平,並且打開了雙腿,那濕漉漉的陰戶一覽無遺!
    而更殘忍的是井朝仁直接就扯掉了鐵夾,本來就處在奔潰邊緣的母親有氣無力的尖叫了一聲之後就瞳孔

上翻,蠕動喉嚨發出呃呃呃的回音,似乎是暈過去了。
    更刺激的是那瞬間她下體激射出一股淡黃的水柱!
    我看著看著內褲又再一次變得粘糊糊的!
    我母親保養的非常好,快奔四了看起來都像是個二十來歲的姑娘,現在一想,貓膩還真的很多啊!工資

也就叁千出頭的父親能給‘家庭主婦’的母親買到這幺多貴價的護膚品?母親隔叁差五就會有點怪怪的,明

明沒有工作卻經常‘很忙’......
    然後我看了看這個視頻標注的日期,居然是五年前的......那個時候我還在讀初二?
    唉......
    接下來的時間挺無聊的,無非就是母親被紮的清醒過來,然後接著又痛的暈了過去,無限的重複

著......但值得一提的是我母親自始自終都並沒有反抗,就連疼痛讓身體本能的就想合攏雙腿的動作都被她

無意識的控制住了!全程一直保持張開腿!
    而我拖動到視頻將近結尾的地方劇情再一次出現,只見我母親那叁角區域多了一個暗紅色的心形‘魔紋

’,而左邊屁股上也多了一塊月餅大小的‘烙印’上面寫著——賤奴敏兒。
    單單看紋身而忽略過程的話井朝仁確實跟專業的有一拼,至少圖案紋的很清晰也沒有歪歪扭扭的!
    而金似乎也很驚訝,“只學了一星期?牛逼啊!”
    “本來還想懲罰這不聽話的女奴,但現在還是算了吧,幹一炮然後去吃晚飯?”
    “好累,你幹吧,幹她肛門還得先放水,她淫穴也得先洗洗,太麻煩了。”井朝仁打了個哈欠,一邊收

拾東西一邊說道。
    “呦!牛逼啊!這都能聞出來!”
    “這幺嗆的辣椒味能聞不出來?我鼻子又沒問題!”
    “對于不守婦道的淫婦我覺得這藥膏的效果很不錯!一上藥全都一把屎一把尿磕頭求饒,誰還敢偷人?

我那些弟媳婦一個個也都老老實實的,非常好用!”
    我還以爲我母親喝了什幺春藥呢,原來是陰道裏抹了辣椒醬?!還真夠變態的!
    城會玩!
    而接下來,金掏出了那早就硬邦邦的肉棒,嗯,足有十八厘米吧?!我低頭看了看自己那勃起也才不到

十厘米的小雞巴,但我又看了看跪在一旁一直默默看著的父親的那個還沒唇膏長鳥籠,遺傳的吧,沒辦法了

......
    他戴套了,然後還在上面塗抹了些什幺,然後啪的一聲很輕易的就捅進了我母親的淫穴裏!
    爲愛鼓掌了近二十分鍾他拔出肉棒用手將剩余的精液撸進安全套裏,然後他拿了一個湯碗過來放在我父

親的雞雞下方,拔出了堵住龜頭的鐵板,一大股黃白交錯的液體狂湧而出!
    我父親也仿佛松了一口氣。
    但接下來的一幕我真的不知道該用什幺樣的心情去面對......
    “張嘴。”金將那個脹鼓鼓的安全套直接就塞進了我父親的嘴裏,“吞下去,下次再敢私自開鎖老子就

剁了你這小玩意餵狗!”
    “不敢了,金爺,謝謝金爺饒命!謝謝金爺饒命!”我父親吞下那個安全套之後毫無尊嚴的求饒,碰自

己老婆都是犯法?唉......算了,我又能怎幺樣?
    “來,賤貨,張嘴。”接著,金拿著那個湯碗摟著我母親給她餵‘湯’......而我母親就像已經被調教

了很久了的母狗,就算不怎幺清醒身體也有著本能的反應,能對主人下達的命令進行簡單的配合!
    看著那碗惡心的東西被我母親一口口的喝下去我的世界觀也逐漸崩潰了......
    而等碗裏那尿和精液的混合物只剩下幾十毫升之後金就拿開了那個碗,左右開弓的扇我母親的臉,幾巴

掌之後我母親也總算是清醒了點......
    她有些疑惑的看著金:“主人?”
    “知道這是什幺嗎?”金指著湯碗裏剩下的液體,問了一句。
    “......龜奴的精液?”我母親猶豫了一下,用蚊子一樣的聲音低聲的回答道。
    “對!就是你那陽痿老公流出來的精液!”金很肯定的回答,然後他說道:“你不是想要他的精液嗎?

我這就倒進你的淫穴裏!”
    “......”聽到這種騷話我母親並沒有什幺反應,她低著頭一副主人喜歡就好的模樣。
    但下一刻她的眼神中就充滿了恐懼,立即就喊道:“主人賤奴錯了!賤奴不要龜奴的精液!賤奴最討厭

龜奴的精液了!”
    “啊!不要......”
    金完全無視了我母親的叫喊,將剩下的半瓶辣椒醬全部倒進那個湯碗裏然後直接就用手扒開了我母親的

淫穴,直接就全部倒了進去!
    而我母親雖然嘴裏不停叫著不要,但她卻完全沒有身體上的反抗,甚至連合腿的動作都沒有!
    “啊......好痛......”本來她淫穴才剛剛緩過來,並且應該是上藥了,還有點清涼,但那‘精液’一

倒進去,就像滾燙的熱油,那劇烈的疼痛終于讓她開始掙紮,並且腿也不停的想要夾起!
    我想,我終于明白那些針是幹嘛的了,弄出傷口之後‘撒鹽’!也難怪我母親會叫的這幺淒慘!
    “你再叫我就再開一瓶倒進去!”聽到金的話,我母親立即就閉嘴了,但她全身都在顫抖著,完全止不

住!
    然後,金拿出一根比他肉棒都要大一圈的假肉棒直接就朝我母親那濕漉漉的淫穴按了下去,就像是量身

定制的那樣完美的貼合了進去,只剩下一個鮑魚形的底部,然後金拿出六顆‘螺絲釘’,裝好之後拿出一根

鐵帶子,穿過陰蒂狗骨頭中間的圓孔之後繞了我母親的腰部一圈,穿過肛塞底座上的孔洞和鮑魚底座的孔洞

後扣在狗骨頭前方的那個小扣子上,要說這不是量身定制的我都還不信了!
    而完成之後金轉身就走,我母親則憤怒的注視著我父親,她不生氣金的行爲反而把氣朝我父親身上撒?
    “這兩天都別洗澡了,也別用水擦紋身的地方,睡覺你就右側睡好了,壓到左邊屁股的話不知道會不會

充血,你自己注意一下就行了,也提醒一下金那家夥,先別太用力打你左邊屁股。”
    “紋身?”我母親愣了一下,然後她看了看自己的下體,才反應過來,表情瞬間變得無比柔順,翻臉的

速度真的能過影帝比拼,“謝謝主人的提醒,賤奴會注意的。”
    “嗯,下一批玩具馬上就要到貨了,看樣子你適應的很不錯啊。”井朝仁用手抓了抓鮑魚底座,用力的

搖了搖,看樣子那些螺絲扭的都很緊,那假肉棒只是微微的挪了挪。
    而我母親呼吸明顯粗重了一下,但神色完全沒有變動,還朝前送了送淫穴,讓井朝仁能玩的更順手。
    “謝謝主人的誇獎,賤奴會更努力的。”
    “嗯,走啦。”
    “主人慢走。”
    ......
    看完這個視頻我徹底沈默了一下,看樣子我父母的感情也並沒有看起來那幺‘和諧’啊!
    但問題又來了,爲什幺他們並沒有離婚還一直過了這幺多年呢?
    想著我就點開了第一個視頻,也就是日期最早的那個視頻。
    居然是我初一下學期左右開始的?
    也難怪我母親看起來這幺順從了,原來已經被調教了大半年了啊!
    “啪啪啪啪啪啪......”視頻一開始就是井朝仁和金前後夾攻一起跟我母親做愛的場面,不得不說這視

頻擺放的角度是真的很好,而且還帶有轉角和拉近的功能,清晰度也非常的高,這不愧是土豪出品!
    他們兩人就像奔騰的野馬,啪啪啪的聲音一直持續不停,我拉了半小時他們都還保持著那樣的動作,我

母親的呻吟聲都變得沙啞了起來他們都依然活力十足......
    這點我又自卑了......盡管知道這很可能是遺傳的,但身爲男人也很難正視啊......
    “這賤貨夾的還可以啊,你哪找來的?”
    “嗯,是這個賤貨找上我的,說她老公是陽痿,一看到我這大雞巴就想跪舔!然後我試過不錯之後這不

馬上就叫上你了嘛!哧哧,還真別說,把這賤貨操爽了之後她還真的是什幺都願意幹,讓她洗幹淨屁股方便

我們過來操她就老老實實的洗幹淨屁股!”金的語氣一如既往的讓人討厭。
    “你還真的是一如既往的饑不擇食啊。”
    “......”金沈默了一會兒,然後有點無語的開口說道:“要是別人敢這幺跟我說話我抄起西瓜刀就讓

他去見上帝!”
    “砌,帶種就來砍老子啊!”我有點出乎意料,井朝仁居然都有這幺粗魯的時候?在高中他可是衆所周

知的溫文爾雅啊!
    “......”金又沈默了一會兒,“你這家夥真不會聊天啊!老子打得過你早就弄死你了!還跟你BB啥?


    “這賤貨會做飯嗎?”有一點沒變,井朝仁那異常跳躍的思維還一如既往。
    “......你會做飯嗎?”金捏了捏我母親的乳頭,不太確定的問了一句。
    “會.......啊啊......會的......嗯嗯......”
    “嗯,好多年沒吃過‘住家飯’了,我們一起去買菜吧!”說著井朝仁就拔出了同樣有十幾厘米長又粗

又長的肉棒,如同戰矛一樣挺立在半空。
    “哎!我還沒射呢!”看到井朝仁挺立的肉棒像變魔術一樣瞬間就軟了下去,不管看多少次金都覺得很

無語,臣妾做不到啊!!!
    “忍著幹嘛?想證明你比我持久?下輩子吧,這輩子估計不太可能。”井朝仁不計成本的嘲諷著金,可

金卻跟傳聞完全不同的好脾氣,是這兩個人的性格互換了還是怎幺滴?我真的有點迷糊了!
    “哼!”金狠狠的拍了拍我母親的屁股,然後狠狠的朝前一頂,幾十秒之後一拔出肉棒白濁的精液就慣

性的隨之滴落。
    “賤貨,還不擡起你的屁股?精液都流出來了!”金粗暴的推倒了我母親之後很不客氣的說道。
    我母親低聲的嗯了一聲,然後蹲著腿舉起了淫穴,四十五度的傾斜著,讓剩余的精液可以更順利的找到

通往子宮的路徑。
    而金麻利的拿出一根普通的按摩棒直接就捅進我母親那紅腫又濕濕的淫穴裏,堵住裏面的精液不如它們

流出來。
    而且他還‘溫柔’的給我母親穿上了內褲。
    然後我母親熟練的用嘴巴舔舐著金和井朝仁雞巴上殘留的淫水和精液,幫他們仔細的清理了一下雞巴,

而且還自覺的把那些早先溢出的精液舔幹淨了。
    看著這些舉動我的叁觀再次顛覆,本來我還以爲母親是被強迫的......但現在......我自己都不自信了

......
    如果你被殘酷的現實打擊到了,請不要害怕不要絕望,趕緊的站起來,因爲明天還會有更殘酷更絕望的

事情等著你......
    接下來,他們就跟著我母親一路走到菜市場,途中我母親居然一直都很正常!你單單看她外表完全難以

相信她下體居然還插著根開著的按摩棒!
    女人裙子下面到底是什幺東西真的只有掀開她才能知道啊!
    “嗯......就要這塊吧......”在我母親在買牛肉的時候井朝仁突然走了過去然後在袋子裏拿出了一根

紅蘿蔔,然後掀開我母親的裙子就朝她屁股裏塞,而賣肉的那個大叔卻由于角度的關系只看到井朝仁走了過

去然後在她那個袋子裏拿了什幺東西,然後就站在我母親身後,但我母親的反應也太淡定了吧?!
    蘿蔔塞進去之後我母親也完全沒有多說什幺,買完肉就繼續逛著,似乎剛剛的事情完全沒發生過一樣。
    “調教的不錯啊。”
    “那是!她敢反抗我就狠狠的錘她的肚子!用針紮她的淫穴!要不就找人打她那烏龜老公和兒子!噢,

她還有個女兒呢!應該還是處的,長的也還行,要不要玩一下?”
    “不要,求求你們,不要搞我的女兒......我怎幺樣都無所謂,我會聽話的!母狗會很聽話的!求求主

人不要搞我女兒和兒子......”這個時候母親轉了過去然後抱住了金。
    其實她很後悔,爲什幺忍不住呢?但看到金的那個時候已經晚了!她剛開始確實反抗過,還被打過好多

次,而直到她老公和兒子都被打了,她女兒也對她說好像有人盯上她了,甚至她偷偷報警也完全沒有任何效

果,或者說警察過來之後居然還給金行禮之後她就知道問題的嚴重性了!
    惹不起!而且她也不敢自殺,因爲她自殺害的就是自己的女兒了!她只能順從,只能強顔歡笑,只能讓

這個惡魔滿意......
    而站在這個惡魔旁邊的這個少年從剛剛的表現她就明白了這也是個她惹不起的人物,甚至連這個惡魔都

會慎重聽取他的意見,所以剛剛她就像服從那個惡魔一樣服從這個少年......
    此刻,她只希望她的服從和低下能換取這兩位惡魔的少許憐憫......
    “你再多說半個字今晚你女兒就會被輪奸,記住自己的身份,你只是我們的玩具,嗯,以後你就自稱賤

奴吧,我們都是你的主人,明白吧。”
    “賤奴明白了主人。”
    “這就是她女兒的照片?”
    “對。”
    “那算了,你想玩就玩呗。”
    “看這賤奴的表現吧,人啊,只要還有那幺點希望她就會拼命的去抓住,這年頭好的玩具也不好找啊!

”金捏了捏我母親的臉蛋,而她則感激的露出了一個笑容。
    這個時候我才好受了點,原來我母親真的是被逼迫的吧,至少肯定是有那幺點逼迫......
    “謝謝主人開恩,謝謝主人。”我母親直接就改口了,也並沒有管現在還在菜市場內呢......雖然吵鬧

的菜市場也並沒有多少人注意到他們的那個情況。
    而買菜的過程也很順利,除了那根本來就是買來塞的蘿蔔之外買的都是硬菜。
    金錢牛肉,番茄雞蛋,豆腐和半只雞。
    回到家,我母親立即就把所有的衣服脫掉了,赤裸的穿上了圍裙,然後開始準備洗菜做飯。
    本來是很和諧的畫面,但角度抽近之後就極其淫蕩了,按摩棒不停的在我母親的淫穴裏嗡嗡的鳴叫著,

半透明的淫水夾雜這點滴白濁一滴又一滴的滴在廚房的地上,而且她那屁眼還塞著一根紅蘿蔔......
    我有點佩服我母親啊,在廚房忙活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居然還能夾得住那根還在‘掙紮’著的按摩棒?
    番茄蛋花湯,洋蔥炒金錢牛肉,小雞炖豆腐,都是很家常的菜式,但井朝仁卻非常滿意,讓本來還想說

什幺的金馬上就把話收了回去。
    而把菜都端上桌之後我母親卻立即伏跪了在桌子下,如同忠犬守護著主人。
    “好吃?”看著吃得津津有味的井朝仁金吃了幾口之後就雙手抱胸有些無語的看著他。
    “不怎幺好吃。”
    “......”聽到兩位主人的評價我母親身體稍微顫抖了一下,小心的擡起頭看著井朝仁,然後又看了看

金。
    “......”這個時候金就更加無語了,即使是他,很多時候也都不太明白這個混賬的腦子是怎幺長的,

腦回路怎幺就這幺清奇呢?!
    “但這頓飯很不錯!”井朝仁的心情似乎真的很好,他看到擡頭看著他的母親伸手拉了她一下,讓她坐

到他的旁邊,然後在自己吃飯的同時偶爾還會夾菜餵我母親,而我母親則順從的張開嘴巴吃下他投餵的東西


    就好像情侶在給單身狗秀恩愛......讓金吃了一嘴的狗糧......
    然後這個視頻也終于完結了。